苏宁“少主”接班路仍长

张康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极点商业,作者丨刀疤姐,编辑丨杨铭

刚获得欧联杯亚军的意甲球队国际米兰,亮起了红灯(www.lxkd.com.cn)。

据意大利媒体《足球市场》报道,国际米兰遇到了财政困难,正面临着接近1亿欧元的亏损,苏宁方面也在考虑寻找新的品牌赞助商。

这并不容易,最大困难是想持续得到来自苏宁集团的输血已不容易:

苏宁易购2020年半年报最新财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184.24亿元,同比下降12.65%,归母净利润-1.67亿元,同比下降107.79%。

对做了很多年体育产业梦的苏宁而言,这是一个危险时刻:除了国米财政红灯,此前8月江苏苏宁被爆因为欠薪一线队全队罢训,让俱乐部不得不紧急辟谣。9月3日,英超官方宣布与苏宁体育旗下的视频平台PP体育解约,理由是自4月份以来,PP体育已拖欠首年1.6亿英镑的版权费达半年之久。

“当年PP体育为从新英手中抢走英超版权,开出3年50亿的转播费报价,相当于原先版权费用的12倍有多。”一位足球评论人士说,不管PP体育与英超官方纠纷结果如何,总应有人对当初明显不合市场规律的天价版权负责。

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这指向了苏宁少主张康阳。“这其实是一种误读。少东家负责的是国米和欧冠,并不直接负责PP体育。”9月7日,一位苏宁内部人士如此表示。

从多方查询情况来看,作为苏宁旗下八大业务板块之一,此前苏宁体育由张近东亲自挂帅,当初远超市场规律的天价版权,也并非张康阳最终拍板。

不过,对年仅29岁的“苏宁少主”张康阳来说——他同样也必须去证明,如何帮助苏宁继续体育产业梦,而且其亲自负责的苏宁国际、家乐福中国、苏宁小店等国内核心业务基本盘,都能安然渡过当前不同危机。

对任何富二代来说,历练之旅都从不容易。跨过去了,海阔天空;过不去,苏宁集团仍面临“接班”这个大难题。

海外俱乐部,镀金深造

亮起财政红灯的前几天,张康阳收获了操盘国米4年来的最大荣耀——在8月22日的欧联杯决赛中,尽管国际米兰2比3不敌塞维利亚,但已是这家百年意甲俱乐部近十年的最好成绩。

赛后,国内外媒体频频将“百年国米复兴者”、“国际米兰最年轻主席”“苏宁品牌国际化的强劲动力”等赞誉之词,冠在了张康阳的头顶。

或许,这正是父亲张近东,几年前特意安排给张康阳的镀金深造之旅中,所希望看到的。

相对高调的王思聪,作为苏宁集团创始人张近东之子,张康阳在成为国际米兰主席之前,甚少出现在大众媒体。公开资料显示,1991年12月21日,张康阳出生于江苏南京,曾就读于南京外国语学校。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现任妻子章泽天,就毕业于该校,两人还是校友。

“接班”是中国企业家永恒话题,张康阳孩童时期,张近东便已经为其制定好了人生计划——苏宁未来接班人。

有媒体称,在张康阳很小时,张近东就言传身教,直接将他带到公司里旁听会议,“只有几岁的孩子就安安静静坐在那儿,连动都不动一下。”

张康阳身上由此有了远超同龄人的成熟低调和老练,也始终对父亲言听计从,直到15岁那年,一心想要出国看看的张康阳才向张近东顶了嘴。

父子“冷战”中获得胜利的张康阳,此后赴美国就读传统精英高中莫西斯堡学院,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后,又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市场部等投行负责投融资工作。

2013年,也就是张康阳进入金融公司实习那年,张近东下了把所有业务搬上互联网的决心,他甚至把公司名称都改成了苏宁云商。随后,它展开了更加猛烈且更具侵略性的扩张计划——进军体育产业。

彼时,具有延展特性的体育产业,对包括苏宁在内的零售企业来说,不仅是与粉丝建立连接和情感沟通的纽带,也是一个吸引用户流量的超级入口,一座开发潜力巨大的金矿。

2013年,在张近东的一手主导下,苏宁收购了视频网站PPTV。随后,在2015年到2016年间,PPTV迅速掌握了中超、亚冠等最核心的体育版权。

要让苏宁品牌影响力在国际体育界更大化,还缺乏最关键一环,拥有一支顶尖的豪门球队——如同当年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入主切尔西、美国格雷泽家族入主曼联后,被全世界球迷所熟知一样。

2016年6月6日,对有110年历史的意甲豪门国际米兰的并购,是张近东在体育产业的关键落子。这个过程中,一年前回国进入苏宁总裁办学习工作的张康阳,以苏宁国际副总裁身份掌控国际米兰,正式进入大众视野。

此后,张康阳的位置一步步递进,从控股方代表,到董事会成员,再到2018年10月成为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

张康阳代表苏宁国际与ITA主席卡尔洛•费罗签订合作协议

“这一安排颇费苦心。一是在接班起点设置棘手挑战,显然是有意让张康阳多些历练;二是国际米兰的成败,又不直接影响苏宁的核心业务。”一位观察人士说,在苏宁庞大业务版图中,国米俱乐部只能算是外围产业,但又给了张康阳自我拓展、“建功立业”的时机和空间。同时,也能给予他熟悉管理,加快与集团实权派磨合的时间。

客观而言,曾经的“足球盲”张康阳过去4年干得相当不错,表现出了同龄人少有的管理“天赋”,带领国际米兰走出了低谷。虽然截至目前还未夺冠,但已连续三年挺进欧冠,逐年缩小与意甲霸主尤文图斯的差距。疫情之前,俱乐部财政状况也显示出良性发展态势——2018-2019赛季,国际米兰实现营收翻倍,俱乐部整体营收大涨20%至4.17 亿欧元,创下新高。

“张康阳刚掌控国米时,会员们一个个对他冷眼相待,他每天三点一线围着国米跑,每天除了国米就是国米,用高强度的工作征服了球迷们。”一位国际米兰球迷说,国米如今成绩稳步上升,这跟张康阳的努力分不开。

国内核心业务基本盘不稳

依靠国际米兰带来的“光环”,在中国此前“低调神秘”的张康阳,成了国际上的名人,意大利和其他欧洲人对苏宁关注度也随之暴涨,甚至有意媒实时跟踪苏宁大数据,报道其一举一动。

也因为在国际米兰的成绩,2019 年苏宁年会期间,张康阳第一次拿到了董事长特别奖——一个每年苏宁只奖励少数具有重大贡献员工的奖项。

不过,虽然国际米兰的成绩确实能证明张康阳某些方面的能力,但包括张康阳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国际米兰俱乐部只是“创二代”人生的一个阶段或者一部分——对从小就按照接班人标准来培养的“苏宁少主”而言,其基本盘还是在国内,只有国内基本盘稳了,才能让他将来坐稳“权力中心”。

在苏宁国内核心业务中,张康阳掌握着三大资产:苏宁国际、家乐福中国、苏宁小店。

苏宁国际是张康阳2016年初就接受的第一个核心业务。去年6月23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苏宁国际出资48亿元人民币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张康阳为苏宁国际总裁。随后,已从上市公司苏宁易购中剥离出的苏宁小店,被转让给了张康阳控股的云致享科技公司。

至此,作为零售版图的重要布局,张近东将家乐福门店与苏宁小店联合完善最后一公里配送网络的任务,交到了张康阳手中。

从具体业务表现来看,张康阳从2016年开始管理和经营苏宁国际,并于2018年上半年在米兰开设商业办事处以来,已拥有包括中国香港、欧洲、日本、韩国、美国、澳大利亚在内的全球网络布局。

在这个过程中,张康阳成了苏宁国际接轨的桥梁,不断通过国际米兰俱乐部带来的影响力,为苏宁国际化进程输血。

从市场份额来看,苏宁国际仍不值一提——据艾媒咨询此前发布的中国跨境电商平台市场份额数据,考拉海购占据27.7%市场份额,天猫国际占据25.1%,海豚国际占据13.3%,唯品国际占比9.9%。苏宁国际和海淘网、奥买家等合在了一起。

收购家乐福中国后,接连在郑州、上海、苏州、成都、鞍山等地接连有闭店举动。今年8月底,有消息称经营了14年的家乐福郑州北环店拟于9月闭店,该店已连续3年亏损经营,年亏损额约千万元。

这可能是苏宁的止损之举。好消息是,苏宁易购App首页上,目前第一位置留给了家乐福,所占据的位置比苏宁超市、苏宁拼购等更靠前——另外,在张近东的重视下,苏宁易购主站、苏宁拼购、苏宁小店、零售云等众多线上、线下渠道,都在帮助家乐福打通商品与服务,为家乐福找到新的增长点。

最值得关注的是苏宁小店,在张康阳掌控之后,去年曾有多种举动,比如与冯氏零售达成利亚华南的股权转让协议,但截至目前并未改变苏宁小店持续亏损和大规模关店的现实。最近就有媒体称,苏宁小店已从最多时的5000多家关至1400多家,并计划缩减至1000家左右。

另一些数字同样和业绩惨淡相关。截止2020年3月底,苏宁小店已撤出5个大区,自2019年11月到2020年4月初,苏宁小店还共进行4轮幅度较大的裁员动作,有大区团队已从70人左右减少到不足20人。

这些数字,目前未得到苏宁方面的确认。

作为渠道下沉载体,苏宁小店一直被寄予厚望。最新消息显示,苏宁小店宣布全面开放门店加盟,设立3年内加盟10000家门店目标——加盟方式让外界颇多质疑,虽然加盟方式可以缓解苏宁的资金流问题,但想要借助加盟方式来改变连年亏损现状,似乎并不是很容易。

但最重要的是,相比在国际米兰的顺风顺水,频频上媒体头条,张康阳在国内核心业务上,似乎最近一年缺席了,基本上没有任何发声,大多数时间,外界听到的都是来自张近东本人的决定。

完全接班路还太长

从某种角度来看,在苏宁小店、家乐福中国等的具体表现,以及体育和零售业务能产生怎样的交集,甚至让转型多年主业始终不赚钱的苏宁重新焕发生机,才是张康阳作为苏宁继承人,是否有能力完全接班的关键。

但毋庸置疑的是,相比此前的低调,其实张康阳都已一步步被推进了苏宁权力舞台的中心,以及大众眼前。

最明显的一个动作是,去年11月苏宁双十一晚会,在这场会聚了吴亦凡、肖战、王一博、周冬雨等一众流量明星的晚会中,压轴登场的不是张近东,而是张康阳——这是张康阳的晚会首秀,也是他首次以苏宁控股集团副总裁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

“张康阳的新闻,过去一年来是苏宁集团公关的工作重点之一。”一位接近苏宁集团公关的人士说。

“北思聪,南康阳”。作为中国最知名的富二代之一,在很多人看来,张康阳的人生之旅,其实和任性的王思聪截然不同,仍属于父辈们提前为他刻意规划好的人生旅程。

王思聪的任性失败,或许再次证明这种接班方式没有什么不妥——吴晓波就曾说,家族企业要成功传承,一种路径就是当企业还处在高速或者稳定成长期,父辈就带着子女管理企业,辅导子女10年甚至20年,在长时间的磨合中自动接班。

那么张康阳是否能最终成功接班?何时接班?外界谁也不知道。

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是:2019年平安夜前的一个晚上,身处米兰的张康阳,接到了父亲从南京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张近东问他:明年你的目标是什么?

张康阳回答:“我想要大干一场。”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主营产品:刚性印制板,单面板,双面板,多面板